中外经典爱情诗“意象”赏析与诗歌创作主题简介

问题情景

阅读并比较两首爱情诗——裴多菲.山陀尔的《我愿是一条急流》和舒婷的《致橡树》,找出诗人寄寓自己爱情观的典型意象。你更喜欢哪首诗的爱情观?依附关系与平等关系——何者更有利于爱情、婚姻、家庭的稳定与发展?为什么?尝试创造属于自己的爱情诗。

内容说明

我愿是一条急流

裴多菲.山陀尔

我愿是一条急流,是山间的小河,穿过崎岖的道路,从山岩中间滚过……

只要我的爱人是一条小鱼,在我的浪花中间,愉快地游来游去。

我愿是一座荒林,坐落在河流两岸,我高声呼叫着,同暴风雨作战……

只要我的爱人是一只小鸟,停在枝头啼叫,在我的怀里作巢。

我愿是城堡的废墟,耸立在高山之巅,即使被轻易毁灭,我也并不懊丧……

只要我的爱人是一根常春藤,绿色枝条恰似臂膀,沿着我的前额上升。

我愿是一所小草棚,在幽谷中隐藏,饱受风雨的打击,屋顶留下了创伤……

只要我的爱人是我胸中的烈火,在我的炉膛里,愉快而缓慢地闪烁。

我愿是一块云朵,是一面破碎的大旗,在旷野的上空,疲倦地飘来飘去……

只要我的爱人是黄昏的太阳,照射我苍白的脸,射出红色的光焰。

《我愿是一条急流》创作于1849年,是19世纪匈牙利著名诗人裴多菲.山陀尔在参加卫国战争牺牲前创作的一首献给自己爱人的饱含深情的诗歌。该诗以热烈奔放的真挚情感抒发了对爱人的浓郁恋情。

全诗分为五个自然段落,共用了五组意象来比喻和对应“我”与“我的爱人”的爱情关系:“急流”与“小鱼”,“荒林”与“小鸟”,“废墟”与“常春藤”,“小草棚”与“烈火”,“云朵”与“黄昏的太阳”。在诗歌中,为了突显男性的阳刚美与力量美,诗人对于主体“我”所采用的比喻意象,多是高大的、伟岸的、包容的;而作为女性的“我的爱人”,则多采用柔弱的、文静的、服从的意象,来表征传统女性的阴柔美与内敛美。

致橡树

舒婷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吹过,

我们都相互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致橡树》创作于1977年,是中国女诗人舒婷在20世纪末否定传统的两性观念,礼赞独立、平等、互助式爱情的新诗。《致橡树》也成了当时年轻人中流传最广的爱情宣言。诗篇一开始就连续用了两个假设和六个否定式比喻,拒绝成为有衬托和牺牲意味的“凌霄花”、“鸟儿”、“泉源”、“险峰”、“日光”、“春雨”,而更愿意是与“橡树”并肩而立的“木棉”;与我的爱人除了有根和叶的实际接触外,还不乏共同的情感交流 与精神寄托,共经风雨,同享彩虹。

最后修改: 2013年05月20日 星期一 15:44